昆曲曲学小讲堂之北曲的半音

图书:上海戏剧 | 作者: | 更新:2019-03-04 00:00:00 | 人气:0

俞妙兰

昆曲南北曲牌的差异,除了词式格律、歌唱风格外,五声音阶与七声音阶的区别也是一项。本期不溯半音的根源,不寻其与变徵、变宫音的渊源关系问题,只就“昆唱”中北曲的使用规律加以分析梳理。

两点注意

第一,昆唱南曲中也存在半音,但从来不作为主音使用,故确实容易忽略,其主要用以装饰和表现行腔时的一些口法。

第二,北曲的五个全音(上1、尺2、工3、六5、五6)与南曲相同,两个半音作为辅助。一个是“凡”音,简谱写做“4”音;一个是“乙”音,简谱写做“7”音,但实际音高与今之十二平均律有些偏差。

两种身份

半音在北曲中有两种身份,一种是作为主音使用,一种是作为辅助音使用。

作主音就是句中正字用半音歌唱,即使是比较复杂的腔格,也以所唱半音为核心。如《窦娥冤·斩娥》【滚绣球】中的“”、《铁冠图·刺虎》【滚绣球】中的“”

“”“”等;又如《紫钗记·折柳》第一支【寄生草】中的“”

“”等。当处于这种身份时,半音与其后的全音关系是主动的,是半音带动了后续唱音。由于其主要性,于是在实际歌唱时,半音需要重唱,咬字与运腔均需着力。

作辅助音是其在行腔中起到过渡、垫衬、润饰等作用。如上述前曲中的“”“”,后曲中的“”“”等。当处于这种身份时,半音与其前后全音的关系是被动的,是前面的主音带动了半音的出现。由于其辅助性,于是在实际歌唱时,半音往往以带过的方式处理,虚唱多于实唱。

在北曲连套中,主音半音并不是在所有北牌中都出现,多数还是以辅助音出现。但是无论是哪一种,这些半音的使用,是体现北曲风格的重要渠道。

两条路线

北曲半音绝大多数是下行路线,即半音出现在往下排列的音列中。比如“7”和“7”音一般都是“”“”“”“”这样的组合,“4”和“4”音一般都是“5 4”

“ ”“”“”這样的组合。在昆唱北曲谱中,以上述方式组合的半音使用案例,比比皆是。

北曲半音很少出现上行路线,也就是鲜有“3-4”“3-4-5”“4-6”和“6-7”“6-7-1”“7-2”(低八度相同)这样的音序搭配情况。偶尔出现的几个单字腔半音上行的情况,比如《单刀会·刀会》【沽美酒】中的“”,《折柳》【点绛唇】中的“”,《长生殿·酒楼》【逍遥乐】中的“”等。北中吕套【粉蝶儿】【石榴花】【上小楼】等曲子走上行路线比较明显,特别多的使用了“6-7”和“6-7”两种音程组合,如《一种情·冥勘》《烂柯山·悔嫁》《红梨记·醉皂》《宵光剑·救青》《风云会·送京》等剧,但这种特例曲牌并不多,同套曲在《邯郸梦·三醉》《长生殿·惊变》《哭像》等剧目中,就未曾使用这种上行式的半音组合。

还有一种貌似上行但本质是下行的情况。半音作为主音行腔中,上挑一音后回复原音或落在半音相邻下一音,如《折柳》【寄生草】中的“”,《太白醉写》

【大红袍】中的“”。这种上行挑了一个装饰音的情况,从该字整体乐腔看依然是一种下行路线。

两个关联

半音在北曲中的实际使用,与两个因素关联密切,一是腔格,二是字声。

由于北曲半音常用于下行路线,所以在常见腔格中较少,往往出现在“经过音”(武俊达语),上期将此种腔格命名为“踏腔”。如《三醉》【红绣鞋】中的“”,【迎仙客】中的“”等。其他在主音为“6”“6”“3”等的叠腔、擞腔中,会带出主音上一相应的半音,比如《牡丹亭·硬拷》【折桂令】中的“”,《刺虎》【滚绣球》中“”等;而半音自身使用叠腔、 擞腔的概率并不高,如《还金镯·哭魁》中“”。还有弹腔中以半音作为半拍的弹音,如《艳云亭·点香》【雁儿落】中的“”等。这一类半音,虽然不是主音身份,但是其唱音还是不能忽略的,需要清楚地表达。

半音与字声的关联性很清晰,虽然会有个例因素干扰,但其规律还是可见的。作为主音使用的半音,常见于平声字。如《斩娥》中的“归、湖”,《折柳》中“迎风”“纤腰”,《刺虎》中的“层、花、佳”和“狮蛮、金莲”等字;还如《南柯记·瑶台》【哭皇天】中的“”,《天下乐·嫁妹》【粉蝶儿】中的“”等。作为辅助音使用的半音,虽然各种声调的字都会出现,但更多的是上声字和去声字,尤其是去声字更为常见。比如《刀会》【新水令】一曲,出现半音的共有十个字“去、这、叶、离、凤、来、(千)丈、丈(夫)、着、会”,其中只有“离、来”为阳平声,余者皆为去声字。由于北曲单字腔音少,半音与字音的关联并不是绝对的,但在各北曲剧目中,还是以上述两种关系比较普遍。

其他特征

1.常以连贯音序使用,少有跳跃音序。无论是主音身份还是辅助音身份、无论是上行还是下行,一个字的音腔由半音和其他音组合而成的,一般都是连续音组合。上行跳跃式的“2-4”“4-6”“7-2”组合比较少,在北正宫【端正好】【滚绣球】中有“7-2”“7-3”组合,如《刺虎》中的“”“”及文首所例,但这种情况不多见。能够较多见到跳跃式组合的,是去声字使用豁腔后,下行式“2-7”“6-4”的半音组合法,但前者高音往往不是主音,或者虚唱,或者在实际演唱中省略而变成连贯音序。

2.关于结起音。北曲中的半音,不能作乐句的结音,但可以作单字的结音。以半音作结的单字位于词段末字的话,则该乐段也可以半音作结。北曲中的半音一般不作乐句的起音,但可以作单字的起音。

3.音程长度。北曲本身就是字多腔少,所以半音所占节拍一般更短,尤其是以过渡音方式出现的半音;偶然有半音拖长腔的情况,此时的半音一般是前文所述的主音身份。

4.正字与衬字的半音。北曲多衬,正字与衬字都可以使用半音,但因为衬字腔少、正字腔繁,故而正字使用半音的频率更高。

昆唱北曲中的半音很普遍,在听曲、唱曲时不必特别留意这些半音所具有的一些特征,但在制谱时需要把握本文所述的一些规律性问题。继续深入研究半音,对揭示北曲的本质也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