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现实生活的喜剧

图书:上海戏剧 | 作者: | 更新:2019-03-04 00:00:00 | 人气:0

安葵

淮剧《半车老师》的主人公田半车是一位任教多年的小学老师,虽然自诩“学富五车”的他可以拥有“半车”,但因长期居住在乡村,见到的“世面”不多,对于人们司空见惯的一些事情,他要提出异议,因此引起许多尴尬。但这尴尬到底是使谁蒙羞呢?

酒店门口的欢迎牌上出现了错字,这些现象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最多一笑置之,却使得田老师怒不可遏。焦浩运夫妇把田老师安排到总统套间,然后又躲起来不见他,在表面的“礼遇”中却逼迫田老师离开。在这种超规格的接待中使田老师又遭遇到更大的尴尬。天价的账单是他闻所未闻的,使他感到自己在犯罪。

在泥沙俱下的大潮中,会出现各种“识时务”的“俊杰”,但也总有宁可清贫也要坚守传统道德观念的人。田半车是这样的人。玉秀也是这样的人,她虽然已具备追求更高物质生活的条件,但更重视真情。他们的相遇凝聚成一种力量,至少在观念上,足以与随波逐流的人们相抗衡。

在戏里我们还看到一种有意思的情况,田老师虽然地位不高,但学生们对他还是尊重和敬畏的。焦浩运和他的妻子想赖掉捐款,但还必须耍弄花招,不敢直接顶撞老师。这也表明“尊师重道”的传统还没有被冲击掉。

每当看到对传统文化和文字有错误的理解时,田老师就要摆起老师的架子来讲解,这是教师的“职业病”。但他讲的不仅是文化知识,更重要的是做人的根本。他为学生讲的《秋天来了》的课文已经深入学生的心里,旅居海外的学生还把这篇课文教给自己的女儿。

由这部作品我想到,大概是生活中的一种现象引起了剧作家陈明长期的关注:就是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传统文化中很多严肃的甚至是神圣的东西被消解、被调侃、被庸俗化了。这种趋势甚至是不可阻挡的,成为一种潮流。谁来反对这种潮流就会成为堂·吉诃德式的喜剧人物。我们的田教师就充当了这样的角色。每当“礼崩乐坏”的时候,总有一些人挺身而出,捍卫传统文化,担负起挽狂澜于既倒的重任,今天却让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学教师来担起这个担子,他可能力不胜任,但却有一种舍我其谁的精神。作者带着赞许的微笑看着他的人物在行动,他常常处境尴尬,但他的精神是值得尊敬的。

“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鲁迅语)但中国的喜剧有不同于西方的特点,《半车老师》撕破了一些无价值的东西,但有价值的东西并没有毁灭。田半车老师是一个喜剧性的人物,在他的身上又带有一些悲剧性的因素,但剧作最后是圆满的结局,学生接受了“教育”,捐款的问题解决了,他又意外地收获了真正的爱情,有价值的事物胜利了,这不仅是适应观众审美的要求,也符合生活的逻辑,符合中国喜剧的美学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