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追逐与探寻中思索人生的意义

图书:上海戏剧 | 作者: | 更新:2019-03-04 00:00:00 | 人气:0

张燕

佟  童

上海戏剧学院2015级硕士研究生,本科毕业于美国纽约大学,上海国际艺术节扶青计划委约青年艺术家。

编剧导演作品

短片《小先生》《戏痴》《陀螺人》

纪实片《首届长城当代艺术国际双年展》

水墨肢体剧《长城大风歌之织梦人》

话剧《M先生的盛宴》

浸没式戏剧《双重》

一年一度的青年艺术创想周又在上海戏剧学院的校园里开幕了。听说这次的《双重》很特别,是要跑着看的,带着好奇,我也来体验了一把。一个小时的观剧过程刷新了我对上戏校园和戏剧观演关系的“双重”认识,也意外获得了汗流浃背与神清气爽的“双重”观后感。《双重》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戏呢?就让导演佟童来告诉你。

问:我注意到在相关宣传品上,《双重》的剧名前没有常规的“话剧”“音乐剧”等定语,它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戏?创作灵感来自哪里?

答:《双重》是上海国际艺术节扶青计划“五周年特别委约献礼作品”。是由上海国际艺术节、上海戏剧学院及新西兰StoryBox三方合作呈现的创新戏剧作品。2015年,上海国际艺术节运营中心总裁在新西兰看到了The Woman Who Forgot,觉得很特别,于是引进了这个模式,制作了《双重》。它是亚洲首部观众作为“第一人称主角”直接参与演出的浸没式戏剧。

问:观众作为第一人称主角参与演出——真的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剧情设置又要通过怎样非常的技术手段才能实现呢?

答:我们采用了手机App加真人演员引导触发剧情,通过新闻弹窗、微信小视频、电话通讯、视频直播等形式帮助观众进入剧情,推动故事发展。整部作品的表演环境遍布上戏校园:一个表演系即将毕业面临巨大压力的漂亮妹妹,一个天天加班得不到父母疼爱的姐姐,一场万人关注的热门网络直播,一宗悬疑诡异的绑架失踪案,姐妹两人以自己的方式不断追寻着真相……演出开始后,观众的手机界面将被覆盖成女主角韩欣明的视角,每位观众都是姐姐。演员会面对每一位观众进行表演:他们不会开口说话,观众们会从耳机中听到他们的声音,同时也能欣赏他们用眼神和肢体所完成的表演。

问:所以在这个戏里演员是不开口说话的?对此,观众能接受吗?

答:我们每次有十个观众,每一个观众都是剧中的主人公。为了帮助观众进入角色,我们想了一个办法,就是演员每次只跟一个观众交流,交流的同时关闭了与其他观众的交流通道,对这一个观众而言,在某一时刻,其他人全部消失了,只有“我”是姐姐韩欣明。虽然如此,观众还是会产生比较强的间离感。楼梯间发现绑架嫌疑人那一场戏是观众反馈下来最有代入感的一场,因为这里比较封闭,最具舞台感,在校园里走感觉注意力容易分散,周围人的关注会对需要进入角色和情境的观众产生干扰。当然我们也碰到有观众到了最后一场天台那里,泪流满面,自备的纸巾不够用,问演员要纸巾的;还遇到有一位男观众,一开始代入姐姐角色会有本能的不适感,但是当App里出现“妈妈来电”时,他会下意识地去接起电话。

问:如何理解《双重》的主题?

答:2014年我与上海国际艺术节第一次合作了多媒体话剧《M先生的盛宴》,其主题与《双重》有一定的相关性,都是关乎人性的复杂性。为什么叫“双重”?它就像人性的两个端点、两重人格,剧中主人公韩欣白就有双重的自我,即线上的自我和线下的自我。她在线上把自己营造成有万千粉丝的网红,可以得到不错的收入,但是在线下她再努力也得不到机会,不被重视。我希望让那些对影视圈的名利充满着渴望和想象的年轻人明白,那些光鲜亮丽的明星要经历多少风雨多少坎坷才能让你们看到屏幕前的那一点点闪光。这些故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就会有比较强的代入感。还有剧中无处不在的媒体信息、公众舆论、网络暴力仿佛一张大网让人无法喘息,改变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双重》虽然是穿插情感线索的悬疑类故事,但内因却是由于现代科技发达而导致的社会都市病症。我希望通过选取人们乐于接受的时下热门社会话题,带着痛感激起共鸣,从而引起大众一定程度上的反思。

问:这样一个特别的作品,创作过程是不是也很特别?

答:感觉时间特别短!3月份接到项目,10月份演出,整个项目为期半年,其中要有三个月的时间用于软件开发,之前剧本要确定,然后等App做出来之后演员才能排练,这次演员排练时间也很短,不到一个月,其实回想整个过程真的挺疯狂的。对于演员来说,只能做动作,不能发声说话,表演概念是偏舞台还是影视都很难界定。所有主创都是在慢慢地探索中前进。我们的表演也不同寻常地分为两个部分,前期是配音,由上海译制片厂制作,话剧艺术中心一批优秀的演员来配,后期在现场不同的戏剧触发点会有一些演员,他们非常年轻,都是上戏在读的本科生,只有辅导员是真的表演系的辅导员、宿管大爷是真的宿管大爷。

问:初次尝试,自觉还有哪些不足,下一步努力的方向是什么?

答: 技术上还可以进步。现在用的蓝牙太不稳定,之后我们会尝试用GPS定位导航,演员和观众在哪儿就会一目了然,也可能与国内的技术公司合作,开发一款眼镜,类似google glass。这样观众就可以不用老拿着手机看,肢体解放后,也可以更多地与演员进行互动。也希望通过技术的改进,可以给观众更多的选择性,代入的角色可以不同,故事也可以有更多的分枝,在结局不变的情况下,会有更多细节的丰富和变化,那么,所谓“以第一人称为主角的浸没式戏剧”才可能真地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