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需要反思的戏

图书:上海戏剧 | 作者: | 更新:2019-03-04 00:00:00 | 人气:0

桂菡

据我爸妈说,《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是他们小时候观看次数最多的电影。一到傍晚,小镇空地上就会支起一块大幕,放露天电影。在他们印象中,那时候的放映活动里十次有八次会选择放映这个片子,以至于到了现在他们还可以在散步时即兴背上几句台词。时隔多年,一位亲历过战争的波黑导演哈里斯·帕索维克来到上海,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导演了同名话剧——《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

话剧《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的上演,正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戏中动用了十九位演员,他们,通过争辩、冲突、对峙、僵持等舞台行动,讨论与战争相关的一系列问题。虽然这部戏剧作品与红极一时的电影同名,不过它实际上在剧情方面同原电影扯不上太大关系。经过喻荣军的操刀,《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走的不再是重现战争或者回忆抗战这种创作路子,而是把主题设定成为“讨论战争”。

这部话剧有一个戏中戏的结构,它讲述了一个剧组打着“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名义排演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同名话剧时发生的故事。在排演过程中,人与人之间产生了一组组矛盾,它们涉及了“艺术与金钱”、“理想与现实”、“美与真相”、“深度与票房”……

恕我直言,在我看来,这个戏并不让人满意。编剧说:“剧场是一个可以讨论的地方,我想通过这部戏来讨论战争。”在观剧过程中,我了解到了创作者的初衷与用心,可是我同样也感觉这部戏的探讨做得有些无力。

剧场不是辩论场,探讨的产生应来源自剧作本身,观众应当通过舞台形象或剧情的引导从而做出反思。只有这样,剧场内才能实现真正的讨论。话剧《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向观众抛出了问题却未能很好地为观众做出引导。在这个戏里,“讨论”更像是一种形式,它仅仅浮在作品表面,以直白的对白直接将内容倾倒给观众。“你以为什么是战争?”“你觉得战争是什么样的?”“到底应该如何纪念战争?”……如果能够让观众通过观看演出主动发现并思考这些问题,那么这个戏会比现在要成功得多。可惜,这个戏太着急了,它迫不及待地把本该让人思索的东西一股脑都堆在了台上。更可惜的是,堆上来的这些东西怎么看都觉得有点粗糙,角色间的部分争论听起来就像是已经被讲了太多遍的笑话。总之,我在台下很难融入剧情,更难跟着角色做思辨。打个比方,话剧《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就像是一场辩题有趣可辩手技巧生疏,论据缺乏深度和说服力的辩论赛。

另外,也许是因为角色众多、价值观各异,舞台呈现的讨论很容易让作品看起来内容琐碎繁杂,尽管“讨论”这个动作作为主线,可我总觉得这部戏各个部分分散开来相互脱离。我们来捋一捋这个戏:

前半个小时里,各演员在舞池里扭作一团,音乐嘈杂(甚至一度听不到演员台词),讨论的是“日货”之类多多少少被说烂了的梗,涉及爱国心与对战争发起国、侵略者能不能原谅等问题。半个小时后,舞台看起来被分成了两块,一块持续之前的舞会,一块则围绕着投资人与剧评家展开了一段寓意颇深的SM大戏,看起来是在暗示金钱与艺术的关系。一个多小时后,开始了戏中戏,涉及战争中的人性、战争的真实面目、艺术美同现实恶等问题,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整部剧的讨论才算切入正题。可讨论还没达到应有的深度,故事一转,开启了故事讲述与亡灵“重现”段落,整个剧从之前的嘈乱到之后的讨论又变成了大段的抒情。再然后,整部剧的走向又一变,进入到以打扫卫生的阿姨为主角的抚慰人心、端正态度的正能量段落。在剧临近结束的时候,太极拳元素被添加进来,演员们脱下鞋子,错落有致地站在台上打了好几分钟的太极,让人感受“平和”,颇有些用中国传统元素升华点题的意味。本以为戏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经过了太极洗礼的人却又遭遇了一场真正的枪杀,提醒大家其实你以为距离自己很远的战争与死亡,很有可能在瞬间降临。

可见,这部戏想要说很多东西,但是它们并没能很好地形成一个体系,它们只是被安排在“战争”这个看似统一的大题目下,各个部分之间缺乏内在的条理。一个问题刚被初涉就立马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上。而且这部戏有时候泼辣,有时候深沉,有的段落歇斯底里,有的段落又认真稳重,跟剧情一样,在艺术风格上这部作品也欠缺统一。

话剧《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让我感到遗憾与不满。换句话来说,才华没配上梦想,能力没配上野心,隐隐觉得辜负了初心。所以我只打出三颗星给这部戏。

每篇文章都要有一个收尾,在这个收尾里我想说:平日里大家看了太多战争中英雄的故事,时间一长,战争与反战都变成了距离现实很远的故事,本该警惕的都被抛到脑后。话剧《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是从另一个角度给反思战争撬开一道缝、为人们敲响警钟。我们的确需要好好想一想——什么是战争,什么引起了战争,要不要战争,如何避免战争……在战争与和平的问题上,人们应该被提醒。所以,虽然我对这部戏失望,但我愿意对其表示“感激”。话剧《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引导观众思考战争的同时,也向戏剧人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到底应该怎样做戏。没有反思,战争还会再次爆发;没有反思,戏剧还会再度失控。战争需要反思,戏剧亦如是,所以说这是一部需要台上台下一同反思的戏剧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