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与中国戏剧

图书:上海戏剧 | 作者: | 更新:2019-03-04 00:00:00 | 人气:0

戏剧是要为抗战服务的,但是不能认为,只有直接表现抗日战争的现实题材才是为抗战服务。戏剧的根本意义原应该是真实地反映多方面生活,塑造典型人物,提高人们的思想认识,浸润人们的高尚情操,促进社会进步。因此,不仅直接表现抗战的戏是为抗战服务,凡是以先进思想和真实形象表达爱国主义、人道主义,鼓舞人们向上,追求真善美,反对假恶丑的戏都应该肯定是为抗战服务。

刘厚生《抗战戏剧散忆——话剧对抗战胜利的贡献》2015.7

(夏衍)“颠沛三年,我只写下了三个剧本:在广州写了《一年间》,在桂林写了《心房》和《愁城记》。这三个戏的主题各有不同,而题材差不多全取于上海——一般人口中的孤岛,和友人们笔下的‘愁城。为什么我执拗地表现着上海?一是为了我比较熟悉,二是为了三年以来对于在上海这特殊环境之下坚毅苦斗的战友,无法禁抑我对他们战绩与运命表示衷心的感叹和忧煎。……想写一个文化青年由小圈子断然跳到大圈子去。”这里面有着夏衍自己的影子,田汉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写在了《序〈愁城记〉》一文里:但夏衍是可信的。他告诉我们该走向大圈子里去。他自己就是首先从小圈子里跳出来的人。

沈芸《戏剧抗战:风云激荡中的“雾季公演”》2015.8

那时节(指抗战前,编者注),各地的活动总是在都市里打圈子;结果呢,热闹过几天便又依然沉寂。抗战以后,戏剧要负起唤起民众的责任,于是就四面八方地活动起来,到今天已经是抗战需要戏剧,戏剧必须抗战,二者相依相成,无可分离。这是多么使人兴奋的事呢!有些人或者还不相信文艺到底有什么抗战的力量,因而也就以为设若文艺躲开抗战也许更委婉漂亮一些。我说,这是闭着眼瞎讲,完全与事实不合。对戏剧,我是外行,不错;但是我所看到的事实,至少也使我没有造谣扯谎的罪过。

老舍《抗战戏剧的发展与困难》19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