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剧与歌剧(下)

图书:上海戏剧 | 作者: | 更新:2019-03-04 00:00:00 | 人气:0

顾丹红+裘晔

1896年,歌剧《波希米亚人》(La bohème),也是普契尼极富盛名的作品之一,首演于意大利都灵。该剧改编自法国作家亨利·缪尔热(Henry Murger)1851年发表的小说《波希米亚人的生活场景》(Scènes de la vie de bohème,1851),描绘了19世纪中叶巴黎拉丁区几位穷困青年艺术家的爱情与生活。一个世纪之后,美国的乔纳森·拉森(Jonathan Larson)将故事移植到20世纪90年代纽约东村的字母城(Alphabetic City, East Village),改编成了摇滚音乐剧《租》(Rent,港译《吉屋出租》),于1996年首演于纽约百老汇。

《波希米亚人》与《租》从人物性格塑造、剧情乃至精神内核来说,共同点颇多,相互所呼应。两剧都描绘了一群以波希米亚生活方式住在一起的反传统青年,生活贫困却又醉心艺术,放荡不羁热爱自由,过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和“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但是拉森的巧妙改编,让人感觉这就是一部完完全全的原创作品。

由于时代、地点和手法不同,《租》的方方面面都更为现代化与美国化,离我们更近,更具真实感。比如《波希米亚人》中的人物都没有固定工作,收入不稳定,剧情的主线是贫穷与病患,情侣分合;《租》中的人物虽然也穷,但实际上经济上是有选择的余地的,只不过他们为了自己的追求与理想,不愿循规蹈矩,宁可放弃固定的工作。此外,他们中大多属于边缘人物: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瘾君子、同性恋以及异装癖。不仅是具体人物,该剧中还描绘了当时的纽约字母城地区触目惊心的毒品交易、暴力抢劫、无家可归者等社会群像,从深度广度上,超越了前作,让熟悉前作的观众在观剧时有着更丰富、更有趣的体验与思考。

从具体角色看,《波希米亚人》的故事情节主要集中在两对情侣——绣花女咪咪(Mimi)与鲁道夫(Rodolfo)、歌女穆塞塔(Musetta)与画家马切洛(Marcello)身上,其他角色哲学家柯林内(Colline)、音乐家肖纳德(Schaunard)等人沦为陪衬,群戏的地位也远不如主角们的咏叹调来得重要。

而《租》的故事主线中八个人物更全面丰满:舞女咪咪(与《波希米亚人》中的咪咪同名,但姓氏Márquez暗示其拉美血统)和摇滚乐手罗杰(Roger,对应鲁道夫)这对情侣;行为艺术家莫琳(Maureen,对应穆塞塔)、莫琳前男友独立电影人马克(Mark,对应马切洛),以及莫林现任女友律师乔安(Joanne,对应政府官员阿钦多罗Alcindoro)这对三角关系;哲学教授兼计算机天才柯林斯(Collins,对应柯林内)与天使(Angel Dumott Schunard对应肖纳德);罗杰与马克的前舍友、咪咪前男友房东本尼(Benny,对应房东贝努瓦Benoit)。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小角色。剧中主角的独唱与群戏的合唱舞蹈可以说是平分秋色,共同推进剧情,其中最流行的歌曲“爱的季节”(Seasons of Love)就是所有演员参与的大合唱。

如此繁琐的主线人物和复杂的关系,如果用歌剧形式来表现,一晚上都演不完。《租》的词曲作者拉森则巧妙地利用了美国家庭中常见的电话答录机,解决了这个问题:大量的人物和时间背景介绍,都通过一个个电话交代清楚。而且无论是电话录音还是马克的叙述,都采用类似歌剧宣叙调的方式演唱,只是语速更快,不同角色叙述时的演唱方式与音乐风格也都不同,体现了美国多元文化的特色。

两部剧目中有一个非常相似的经典桥段,就是圣诞夜咪咪敲门借蜡烛的场景。《波希米亚人》分配给男女主角各一首咏叹调,还有篇幅不短的咏叹调,肢体语言不多;而在《租》里,两人是对唱“点亮我蜡烛”(Light My Candle)这一首歌,还安排了一段舞蹈。歌剧中的咪咪柔弱而腼腆,尽管内心渴望爱情,在鲁道夫抓住她冰凉的小手时却还是羞红了脸;而音乐剧中的咪咪是个脱衣舞女,主动热辣,罗杰差点招架不住。《波希米亚人》中的咪咪患有19世纪的流行病肺结核,其他角色都身体健康。最终咪咪去世,悲痛之余的穆塞塔与马切洛和好。在一个世纪后,肺结核已不再是绝症,拉森在改编时将肺结核变成了艾滋病。《租》中八位主角有四人携带艾滋病病毒,而咪咪除了感染艾滋病外,还有毒瘾,但剧终之时,她只是假死一回,因为之前天使这个角色已经因艾滋病去世,完成了凝聚众人的剧情需要,没有让结局过于沉重。《租》中的音乐风格虽然多元化,但主要是摇滚乐,用来宣泄边缘人物的情感再合适不过,剧中的角色还会爆粗口,与用词高雅的歌剧区别甚大。即使如此,剧中所体现的珍惜眼前、活在当下的态度,真挚的友谊与爱情,依然打动了全世界不同地区的观众。音乐剧的表现手法,是一种更容易跨文化和地域的“艺术语言”。

采用同一或者相近题材的歌剧和音乐剧,在创作构思以及表现手法上的差别,主要还是因为其针对的目标观众的差异引起的,无分高下。无论是什么形式,只要能表达人类真诚的情感,质朴的情怀,就能被人们广泛接受,并流传下来,成为永远的经典。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