殚精竭虑 点石成金

图书:上海戏剧 | 作者: | 更新:2019-03-04 00:00:00 | 人气:0

贡连照

我是一名舞台美术道具设计师,每每站在台侧,看着演员在满台亮彩的舞台上尽情展示自己,用戏剧艺术的魅力征服观众的时候,就感到一种充盈的幸福感和满足感。虽然不能上台享受鲜花和掌声,但我能凭借着自己的设计和制作,创作出一台台拨动人心的艺术作品,我知足,我快乐。

在九岁时,我成为了一名专业的杂技演员。1981年原上海青年话剧团排演话剧《秦王李世民》,专门借调我在剧中扮演“杂技演员”一角。当时剧中需要很多既有年代特点,又有一些特技机关的道具。也许是我天生与道具专业有缘,又深谙特技道具的制作,于是便兼任了道具制作的工作,从此对道具制作投入了十二分的专注和努力。

话剧是一门综合舞台艺术,道具在话剧舞台是演员“见景生情”和“触物传情”的依托,起着凸显戏剧情境、强化表演、突出人物,增强效果和烘托气氛等重要作用。而道具的设计和制作,也并非一般人想象的简单容易,它是道具师的艺术个性、智慧以及舞台设计理念相融合的结晶。

任何一出戏都有其规定情境,舞台上摆放的道具必须符合这个情境,即该剧的年代特点、地域特点和人物的身份地位、性格气质等,所以,一个优秀的道具师必须是一个“杂家”,必须具备一定的历史知识、文博知识、社会阅历,又必须对古今中外各种风土人情和各行各业都要有一定的了解。我要求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刻意注重这方面知识的积累和收集。

2008年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特邀著名导演徐晓钟排演话剧《浮士德》,我担任该剧的舞美道具和特技设计的工作。导演要求在演出中,舞台上出现一面“魔镜”,演员从“魔镜”中实现“瞬间进出自如”。我充分调动起以前的设计制作经验和魔术知识,终于设计了一个方案,利用烟雾的特效造成一种迷幻的视觉效果,与此同时,利用特技机关的设计,完成演员的瞬间“进出”。考虑到“魔镜”段落的整体美学的和谐,烟雾不能从地板和舞台两侧放出,我在原来的方案上又进行了许多改进。起初烟雾放出后始终达不到梦幻般的效果,烟雾放出的时间和量很难控制。为了解决问题,我在魔镜下方设计了一个夹层,专门用来安置烟机。经过几十次的试验之后,终于成功了。

因为在该剧中的创新设计和出色表现,徐晓钟老师评价我“是一位在舞美特技道具设计专业上具有很好修养的从业者。而且工作非常认真负责,有很好的职业道德,体现出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整体专业水平与职业道德规范”。

由郭小男执导的黑色喜剧《秀才与刽子手》中,导演要求由演员背出放置在肉案上的一只整猪,在不暗场的情况下瞬间碎成块块肉条,并且这些肉条可供演员当场拿取。这对道具设计制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我采用了魔术道具的制作方法,在舞台上的肉案中间装置了一些机关道具,能在几秒钟内把导演提出的要求完美体现出来。

“秀才”剧组到台湾访问演出时,台湾主办方人员连看了3场戏,仍未窥见其中的端倪,最后这些同行主动向我请教其中的奥秘。我微笑着揭开谜底时,他们恍然大悟,非常佩服大陆的艺术创作和制作实力。该剧去俄罗斯访问演出时,俄方同行对该道具也是兴趣盎然,提出了能否将道具赠予他们,我们立即慷慨地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2013年底,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创作了现实主义话剧《老大》,本人在该剧中担任特技道具设计。这是剧院当年的重点项目,根据剧情要求,船帆上要出现无数个马灯,而且要求所有马灯在演出进行中,随着大船的摇晃突然亮起。由于舞台上不能出现明火,这对道具设计是一次很大的挑战。根据现实情况,我采用了遥控电灯光源的方案,首先,将遥控设备安装在经过改装的普通灯泡上,制作成一个个专门的遥控灯泡装置,然后安装在马灯里,终于完成了导演的艺术构思并达到了剧情的要求。

根据剧作表述的主题意蕴和象征意象,本剧的舞美还设计了一条巨大的黄鱼,该黄鱼长度达到2.6米,宽0.75米;按照我的设计,该道具鱼必须以悬空的方式横穿舞台,制造出来回游动的效果;而且在“游动”中鱼尾必须不停晃动。由于鱼必须要保持轻量,所以在鱼内不能添加任何机械装置。为了达到一系列要求,本人利用杠杆原理,设计并制作了专门的轻量装置安放在鱼尾中,使大鱼在贯穿舞台的“游动”中鱼尾不停晃动。这条大“黄鱼”在剧中反复出现,对该剧的主题表现起到了重要的烘托作用。

几十年来,我与很多优秀导演艺术家和著名舞台设计师合作过,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前艺术总监、著名导演俞洛生曾评价我“认真地将道具设计制作作为一项事业在干的,难能可贵!他的工作一直积极、热情、从不言困难”。上海戏剧学院院长,上海舞美协会会长韩生教授评价我“他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和对艺术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些看似不引起关注的细节都对艺术效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戏剧舞台上所使用的道具,从外型上看有时跟生活中所使用的实物几乎一模一样,但实际上这些经过艺术美化的舞台道具,和生活中的器具有本质的区别。艺术高于生活,舞台和生活截然不同,舞台上的道具必须是经过艺术处理的,符合戏剧规定情境的,凝结着道具师美学修养和智慧结晶的艺术作品。因此,一名优秀的舞美道具师必须具备深厚的艺术修养和超凡的想象力、创造力,这样才能够设法制作“假的”道具来满足舞台上需要的“以假乱真”和“以假胜真”。endprint